诺奖评委马悦然骂战中国诗人李笠 特翁全集136处错误_深圳金百玲翻译有限公司

首页 > 学习园地学习园地
诺奖评委马悦然骂战中国诗人李笠 特翁全集136处错误
昨日,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写了一篇给中国诗人、翻译家李笠的声明《改行吧,李笠》。马悦然在文中称他遗憾这个世界有品德这么卑劣的所谓“诗人”,并指出李笠翻译上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特朗斯特罗姆(简称特翁)诗歌全集共136处错误,李笠应该改行。
事情要源于李笠上个月发表《说吧,马悦然》,直接指责马悦然是没有文学品味的翻译家。
同作为特翁的翻译者,马悦然和李笠为何“结下梁子”?昨日,记者联系到双方,马悦然一直坚持“译者是工匠,是作者的奴隶”,李笠没有资格翻译诗,他应该改行。而李笠信奉“不同语境,译者可以对诗再创造”,马悦然不应该自以为是,容不下别人的观点。
骂战开始马悦然回应李笠
活跃于瑞典的中国诗人李笠公开发表《说吧,马悦然》《给一个和老头结婚的年轻女人》等三首诗作,让我懂得他是一个心恶的人。过去我只认为他是一个不好的诗人,更坏的翻译。我非常遗憾这个世界有品德这么卑劣的所谓‘诗人’。”昨日,马悦然在博客上发表文章,称“李笠把‘诗’当做报复的工具,真正被污辱的只有‘诗’(创作)这件事情”。
马悦然称,有些中国诗人认为翻译就是“再创造”,李笠与他的翻译方法与态度不存在所谓的争议。李笠的问题在于他是否“再创造”了特翁的作品,错译不能称为再创造,更不能妄称为“诗意”。“李笠没有资格翻译诗,他应该改行。”
马悦然发表这篇文章是针对今年10月27日,李笠在其微博发表的《说吧,马悦然》。在文中,他称马悦然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表示:“比较他们的译文,你会发现很多错误,所以,我需要自己译一本。”李笠认为,马悦然这样说,是因为他以前称其是没有文学品味的翻译家。
骂战升级两人互相挑错
李笠曾在文中问马悦然:“你怎么把书名《巨大的谜》译成了《巨大的谜语》,谜语,我的汉学家,不是谜(你最好去翻翻字典,一个初中生都不会犯你这样的错)。”昨日,马悦然也在博客中,贴出了李笠翻译的多处错误,把“金色的蘑菇”翻译成了“糖果”,“新季节”翻译成了“春天”等。
马悦然妻子陈文芬告诉记者,马悦然期望得到公道,曾去信要求李笠给个说法,没得到回应。他不愿意把此事告诉特翁,最后特翁夫妇仍然知道了。特翁妻子回信表示,诗不是报复的工具,李笠太过分。特翁也不能接受全集竟有一百几十个错误,伤害了他的诗作。
陈文芬明确告知记者,李笠翻译的全集总计136个错;《记忆看见我》散文回忆录17个错;《黑银河》错了四分之三。“我明天会再贴悦然评论李笠翻译的《黑银河》(瑞典学院院士埃斯普马克的诗集),李笠诬赖悦然写诬告信,这是一份正式的书评报告。”
昨日,李笠承认翻译时有所改动,但他认为,马悦然说的错误是自认为的错误,“按照马悦然的理论,李笠至少有1360个错误。马悦然凭什么说那个是错误?”至于为何要发表文章《给一个和老头结婚的年轻女人》攻击马悦然的夫人,他称自己只是写了一个社会现象,没有指名道姓,是马悦然自己对号入座。
对于李笠的“对号入座”一说,陈文芳再度回复:“特翁夫妇读得出来,这是写谁!”而李笠再次向记者解释,自己写的真的不是马悦然夫人,而是另有所指。
例一
马悦然挑错→←李笠回应
马悦然(翻译版):
逃犯给逮住
他兜兜儿里装满了
金色的蘑菇。
李笠(翻译版):
越狱者被抓
他身上的口袋里
装满了糖果。
马悦然解释:“Kantareller (chantarelles) 是一种非常好吃的金色的蘑菇。在瑞典文学,尤其是在儿童书里,这种蘑菇有很重要的浪漫主义的含义。李笠把kantareller读成karameller, 糖果,因而完全毁减了这首俳句的诗意。他太爱用‘被’字表示他对自己的母语掌握得不够好。‘他身上的口袋’读起来有一点怪。”
李笠回应:“从翻译的角度来说,糖果和金色的蘑菇。就像好的诗歌而言,诗歌应该融入自己的理解和体会,糖果象征美好的生活。至于金色的蘑菇,中文里也可以这样写。也许瑞典人看了文本后,马上懂,中国人完全不懂。翻译成糖果,我必须在原文里做出改动,让读者感到享受,金色的蘑菇中国读者没办法体会,绝对不可能跟糖果一样,引起大家更多的联想,更有感染力更丰富。
翻译就像吃火锅,拿到瑞典的火锅必须要改成微辣味道。翻译的时候要懂本民族阅读的心态,这就是我坚持翻译,好的东西必须有这样一个过程,不同的语境需求。没有翻译通过寻找别人的错误来确认自己的伟大。”
例二
马悦然(翻译版):
门慢慢打开
我们在管教所里
新季已来临。
李笠(翻译版):
大门被打开。
我们和春天一起
在监狱逗留。
马悦然说:“我认为头一行是一个很不雅观的法语结构。中国作家与诗人太爱用‘被’字句。原文没有提到春天。”
李笠解释:“我把新季节翻译成春天,对于中国读者,春天和监狱形成张力,翻译的时候我用心了,读者肯定知道的,刻意用这个春天,让语境更有感觉,他的你能读懂吗?我坚持自己的观点,我骂他因为他自以为是,他说的错误根本不成立。按照他的理论,他第一句中慢慢也是自己加进去的。按照马悦然的逻辑来说,一字不能错的话,那‘慢慢’是怎么写出来的。”
 
联系我们
电话:0755-22321421
手机:13728618669
  QQ:1719908372
邮箱:king80tiger@126.com  
地址:
深圳盐田北山道倚山时代B20G
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tianlangbxingwawa
版权所有:Copyright@2010-2011 深圳金百玲翻译有限公司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粤ICP备09214938号
实话实说 | 翻译服务 | 学习园地 | 公司案例 | 公司活动